“我如此做,自有我的理由。”千叶影儿道:“古伯你并无梵神之力,无法使用梵魂铃,而且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,是我最为信赖之人。换个有些讽刺的理由,你身上一直有着父王当年种下的梵魂求死印,是最不可能忤逆他的人,我根本无需担心什么。”

“现在?”众人俱是愕然。

“哦?”龙皇侧目。

在蓝极星时,他经常接触皇室。纵是下界之国,新帝登基,要拢一国之心都要很长的时间,平一国之乱更是难上加难。

终于,不知过了多久,视线中的世界出现了变化。

“其一,”宙天神帝徐徐道:“祈祷经历了外混沌数百万年的魔帝与诸魔神已力量大为崩散,崩散到我们可以勉强抗衡,阻挡他们覆世的程度。”

劫渊的眼珠子在那一刹那狠狠的跳动了一下……可惜云澈自己正在疑惑迷茫中,并未看到。

与夏倾月所想所料,分毫不差!

大殿之中金影一晃,千叶影儿如鬼魅般现身,千叶梵天的状态让她眉头微拧,沉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很显然,这是夏倾月和云澈的报复!而他们父女……竟被他们给耍了!

“再者,梵天神帝何许人物,云澈不过是区区神王修为,若说他能给堂堂梵天神帝种下剧毒,便是三岁小儿都不会相信。神女殿下之言,着实滑稽的很。”

“元霸,你居然会起这么早?”萧澈笑呵呵道。

“而宙天神灵所言,那个时代,乾坤刺的原主,正是元素创世神……亦后来的邪神。”

且轰动的不止是吟雪界,而是快速扩散至整个东神域。

但,她见到女儿的同时,也看到了一个在黑暗中孤寂了数百万年的残魂……

他们在惊惧和后退之中,都如是想着。

她抱紧父亲的脖颈,螓首安静的依在他的肩膀上。

同为神主,沐玄音因是中位界王,是所有人中地位最低者……却在这时,转瞬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,一个又一个,一群又一群上位界王向她赞言下拜,且是争先恐后,姿态凌乱,似乎已完全不顾了神主矜持。

这时,忽如一阵暴风.卷起,劫渊手上的黑气崩散,压制在宙天、千叶、星神、月神上的黑暗魔息也全部消失。风暴之中,劫渊的身体横穿空间,骤现在云澈的身前,青黑的五指穿过他身上的血色玄气,抓向云澈的脖颈……

眉头皱起,他缓缓落下,不紧不慢的走向梵天神殿,一入殿中,他的眉头便已舒开,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意。

作为提早结束自己的存在而给后世留下希望,冰凰神灵口中“最伟大的神灵”,他相信,能得邪神不惜打破禁忌付诸情感,连乾坤刺都送予的劫天魔帝,本性上绝非一个残暴绝情之魔。

不是他太脆弱,而且降世的魔帝实在太过太过可怕。

夏倾月不再揶揄他,缓缓向前几步,立于月芒之中,一阵轻风拂来,她的黑发紫裳随风飘舞,无意间勾勒出曼妙到惊人的曲线,让云澈的目光为之凝结。

云澈心中更为疑惑。但他不久前才和沐玄音发过誓,以后绝不会在任何场合动用黑暗玄力,他想要说明,但碰触到劫渊的眼神,心中顿时一紧。

我还有什么可怨,什么可恨……

“你在想什么?”她的话语几乎是先于意识出口,纵想收回,都已来不及。

连真神都可葬灭,如今的生灵,根本无法想象和理解天毒珠的毒力究竟可怕到各种程度,而想到“天毒珠”这个名字,人们便会想到诸神时代的终结,会为之胆栗魂寒。

集中在云澈身上的目光顿时变得沉重,云澈的话音也不自觉的同样沉重了数分:“魔帝前辈告知,此次虽只有她一人归来,但当年的九百魔神并未如我们所以为的那样在外混沌全部殒命,而是依然有……近一成,也就是近百个魔神一直存活至今。”

一下子变得混乱的气息,让空间剧烈颤荡,大殿险险崩碎。

宙天神帝长吐一口气,眼神变得格外昏暗,音调亦是更沉了几分:“若为邪婴那般祸世强敌,可集众界之力灭之,力难及,尚可智取。若为天灾,亦可合力以对……但,上古魔帝那个层面的力量,若当真临世,那绝非当世的任何力量可以抗衡,计谋、手段,在魔帝与真魔那个层面的力量之前,更是无谓的儿戏。”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7sui5.cn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