怕是不能。

  高峻和常乐在来长安之前,玄世璟就叮嘱过,不必藏着掖着,巴不得更多的人都看到呢。

  别说相似的笔迹了,就是一模一样,民间也有众多有能耐的人能够模仿的出来。

  玄世璟与狄仁杰在房间之中聊了许久,一直到晋阳端着药进了房间,狄仁杰这才向两人告辞。

  “怎么,没见过?”玄世璟也注意到了李厥的脸色。

  “不用,来不及的,你一回长安,不出几天,估计对面就要有行动了,所以,咱们就只能比他们更快。”狄仁杰说道:“明天一大早,我就带人去将那假冒党仁弘远房侄子的人给抓起来,然后再去上早朝,早朝之上,就要揭露这件事。”

  不过到最后结果如何,还是要看李承乾如何决断。

  “齐国公?”李承乾眯了眯眼睛,李厥的这个问题,还真是问到了一个点上。

  “你这不是还惦记着嘛,说好了不操心呢?”晋阳笑问道。

  “听到了什么消息?”来俊臣问道。

  一个月就一个月吧,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事要做。

  狄仁杰所说的,赵正不可置否,他是冲着报仇来的,只要能给齐国公带来麻烦,背后的人自然会运作一切,到时候将齐国公拉下马,他在行动起来,也就简单多了。

  到底要怎么做,才能把握好这一个度呢?

  李承乾不动声色的看着底下的这些人。

  “不是吧?”玄世璟楞道:“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,户部的大人还是这么抠门啊。”

  本来来俊臣身边儿的人就不多,不然的话,来俊臣也就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去接触索元礼了,不仅仅是索元礼,朝中那些应该是跟他一路人的官员,来俊臣都有意接触。

  但是现在这事儿,李承乾就只能相信暗卫了。

  “还在外面打听消息呢,听说已经有些眉目了。”范程说道。

  玄世璟从旁边的人手上接过三炷香,恭恭敬敬的行礼,而后将香插进了香炉之中。

  程家大门紧闭,但是程家的男人们,可没有一直憋在家里,都在外头忙活呢。

  风雨欲来之际,玄世璟要见一见窦孝果,顺带着提点他几句。

  玄世璟垂下眼眸,点了点头。

  而且,刺杀李厥的是越王李象,李象早就已经离开长安城到封地去了,他的手再长,也不会伸到庄子上来,即便是先前在长安城留下了什么人,估计也早就被陛下的百骑司给清理干净了。

  “至于这封信的真伪,我还要继续找人去比对,另外,自称是党仁弘的远房侄子的人,现在也在长安城之中,他的身世,也要查。”狄仁杰说道。

  “大人,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?如今属下一到庄子上,就觉得总是有人跟在属下身后。”王弘义对着来俊臣说道。

  “党仁弘?他应该已经死了吧?怎么把他给牵扯出来了?”晋阳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“那现在,就得赶紧想个办法了啊。”玄世璟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:“这不仅仅是房二哥的事儿,这也是整个大唐的事儿,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啊,就算这封信不是送给咱们这边来发牢骚的,是送到陛下书案上,朝廷,也得商议此事。”

  “其实,依照下官看,玄公还是少跟窦家扯关系的好。”来俊臣端着酒杯低声说道:“至于齐国公家与窦家的亲事,下官也有所耳闻,说句为了齐国公好的话,趁着现在,木还未成舟,还是趁早撇清关系吧。“

  “说的简单。”窦衍长长叹息一声:“那来俊臣是个什么玩意儿我还能不知道吗?早在去年他在朝堂上兴风作浪的时候,我就让人去调查他了,他就是长安城里的一个泼皮无赖,用了手段才当了官,结果趁着钱庄的案子,可算是一步登天了,这样的泼皮无赖,你去堵他的路?让自己跟他一样?变成泼皮无赖?你堵得住吗?人家根本不需要路,他要的是翻身,他的要的是在仕途上继续王上走,他都要的是权利富贵,你给不了他,他就自己去去,不管是用什么手段,就算是无中生有,他也要给自己硬生生的凿出一条路来。”

  一家三口,坐在了圆桌前,尚食局的宫人将精心制作的晚膳都摆放在了桌子上,苏皇后也忙着给李承乾盛粥夹菜。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色大妈婷婷色情网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